卖课、卖书收入百万,打金游戏收割玩家,元宇宙成了“韭菜田”

时间:2021-11-19来源:栏目:新媒体

文| 陈畅 编辑|杨洁 不出意外的话,元宇宙有望上榜“2021热搜词”。毕竟在今年,关于它的讨论太火了。 在创投圈里,当很多人还在为元宇宙的概念究竟该如何理解争论不休,或是仔...

文| 陈畅

编辑|杨洁

不出意外的话,元宇宙有望上榜“2021热搜词”。毕竟在今年,关于它的讨论太火了。

在创投圈里,当很多人还在为元宇宙的概念究竟该如何理解争论不休,或是仔细推敲其商业逻辑是否可行时,一批“掘金者”已经率先动身,赚走了元宇宙的“第一桶金”。

在知识付费App上,一堂售价30元的元宇宙培训课,已有超过4万人付费报名,预估总营收130多万元;在电商平台上折后价在百元左右的“元宇宙第一书”,半个月时间卖出2000多本,吸引了1.4万人购买,销售额近160万元;在虚拟游戏里,一座虚拟房产标价可高达53万元。

元宇宙概念风口下,催生了未来的技术新机遇,也诞生了一幕幕荒诞剧。浪潮之中,泥沙俱下,与当初的区块链领域早期类似的“割韭菜”现象正在重演。

知识付费“元宇宙”,日入9万不是梦

元宇宙是什么?原理如何?投资者怎么玩、能赚到钱吗?对于想入局元宇宙的普通人来说,少不了要恶补这些知识。

罗振宇是“知识付费”模式的发扬者。在他创立的得到App上,一门名为《元宇宙6讲》的网课排在“热门课程TOP 50”中的第四名,截至11月17日已有4.6万多人学习,按单节课29.9元的收费计算,该课程预估累计收入已超过137万元。

(图:得到App截图)

相比之下,入账更为“可观”的是网上流传的一张“小鹅通”店铺截图。截图中显示,一门名为《元宇宙第一课》的培训课程,在小鹅通上一日新增用户370人、日活跃用户近1200人,日收入超9万元;累计付费用户已有2673人,累计收入近160万元。

小鹅通是一家做内容付费的技术服务商。小鹅通方的商务人员向AI财经社确认了该截图的真实性,并称:“现在元宇宙概念很火,大家都在学习,想抢占先机布局。”

(图:小鹅通截图)

AI财经社搜索发现,这门名为《元宇宙第一课》的课程,原价为1888元,优惠后不含书售价为600元,含书的课程售价为688元。课程中所推荐的三本书则分别为《元宇宙》《元宇宙通证》《元宇宙大投资》,其中前两本《元宇宙》和《元宇宙通证》通常作为组合来进行售卖,并在销售时往往被冠以“元宇宙第一书”之名。

在京东上,该书套装售价折后价为113元,位列“智能经济学书热卖榜”第1名。平台页面显示,已有1.4万人买过,在15日内已售出2373套。“能看懂吗?”一位用户在商品页面留言问道。问题下面有人回答称:“还好,至少让我搞清楚了区块链的意思。”

位列上述图书排行榜上第七名的,同样是一本关于元宇宙的书――签名版《元宇宙-开启未来世界的六大趋势》,折后价格51.80元,页面显示有52.7万人买过,15日售出209本。

(图:京东平台截图)

看起来,不少人对“元宇宙”知识如饥似渴。但他们真能从相关课程和书籍中学到什么吗?

这些课程中,授课人往往都有着“高大上”的身份标签。如得到App上《元宇宙6讲》的主理人名叫陈序,在介绍中显示,他是“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FT中文网NFT顾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文版前首席顾问”;而小鹅通上《元宇宙第一课》主讲人名叫易欢欢,是“全球第一套《元宇宙》丛书作者、中国顶级科技分析师,被誉为‘中国的玛丽米克’(即知名的互联网女皇)”。和易欢欢一起著成“元宇宙第一书”的团队阵容也很强大,包括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大三生集团董事长徐远重、易宝支付联合创始人余晨等。

据AI财经社了解,这类课程和书籍的内容则是大同小异,都是围绕着元宇宙历史观、本质、底层逻辑、技术要素、参与方式、发展前景、应用场景、投资机会等内容展开。

但在得到App上,《元宇宙6讲》有不少用户对其打出了2分(满分5分)的评价。看来,这门课的效果不尽如意。有的花完钱的学员还发出了不少吐槽:“不值,9块9还可以接受。”“内容空泛,想了解的话自己去搜就可以,没必要买。”“技术还不成熟,内容也不成熟,开课还是缓缓吧。”

元宇宙的实际应用还没见到,倒是“卖课”和“卖书”的先赚了钱,在互联网上质疑其“割韭菜”的声音也随之而起。

11月15日,《元宇宙第一课》主讲人向媒体表示,他本人在科技产业研究了十几年,现在关于元宇宙,有很多误导人的东西,他的想法是把元宇宙的内容做系统性梳理,没有关注这个课程卖了多少钱,更关注的是能够真正帮助多少科技、产业研究者了解元宇宙。但对于网上流传的诸如“卖课割韭菜”的质疑,他的回答是“不予理会”。

事实上,网友们探索元宇宙的热情和好奇心也不会因为这些对课程的负面评价就被浇灭。甚至有股民直接向上市公司传智教育询问称,是否有开发元宇宙方面的课程进行培训。

28万元“元宇宙”参会入场票

售价几百元的课程,对于想要了解元宇宙的人,不过是“小意思”罢了。他们还有更多的“学费”可以付。比如说,花上几十万元,参加一个元宇宙论坛。

AI财经社在发布活动平台“活动行”上以“元宇宙”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检索到了多达5页的线上、线下活动。其中一个由WBA世界区块链联盟发起、将于2021年12月10日在北京举行的《2021品牌强国经济论坛暨元宇宙赋能数字乡村振兴论坛》,就有超过1500人浏览,票价最便宜的要13800元,最贵的VIP门票卖到了288000元。

(图:活动行截图) (图:活动行截图)

这么“值钱”的论坛,可以提供多少内容,目前还不得而知。其活动介绍内容只表示,将邀请国家高层领导、行业专家共同探讨创新发展机会,除此以外无更多内容对外透露。其负责商务合作的人员向AI财经社表示:“参会是有门槛的,不针对个人,需是有一定品牌的企业身份。”

但即使是中小创业者,也对这样的“门槛”望洋兴叹。“这样的活动我可参加不起。我只能尽个人能力、在保证合法的情况下,去薅薅元宇宙的其他羊毛了。”从事域名、商标注册行业的米唐向AI财经社吐槽。

元宇宙游戏,收割玩家

米唐周围,也有不少人对元宇宙萌生了兴趣。他告诉AI财经社,他所在的微信群里,玩“元宇宙游戏”已经成了流行。

如果你玩过《动物之森》或《堡垒之夜》,可以把它们理解为这类“元宇宙游戏”的初级版本。目前市面上的元宇宙游戏,多是指在虚拟世界里创造和享受属于自己的虚拟生活,在游戏中,可以买房盖房、养殖、种树、交友,甚至举办个人画展;当然,相应的交易也“平移”到元宇宙里。国外,类似风靡的游戏有Roblox、Decentraland、The Sandbox、Cryptovoxels、Axie Infnity等。

但在国内,部分打着“元宇宙”旗号的游戏也纷纷下场“收割”起了玩家。

一款名叫“企鹅农场”的游戏在今年10月正式上线,根据官方信息,其背后开发公司为环球金融驿链集团,旗下拥有300多人的技术应用精英团队。而“企鹅农场”自称是一个简易、趣味、能赚钱的App,玩家能够通过种菜、饲养企鹅赚钱,也可以去偷菜、偷小企鹅获利。

看起来,这像是当年QQ农场“偷菜”的再现。但现在,它却是“元宇宙游戏”大军中的一员,并号称9月底开放注册时,首日注册人数就达到4万左右。

根据游戏玩家介绍,在企鹅农场里,“总共生活着红小企鹅、黄小企鹅和公小企鹅3种小企鹅,每一种小企鹅都各自表示不一样的使用价值,玩家能够培育小企鹅,从而赚到越来越多的财富。”而种植投喂企鹅的“小鱼果”需要8小时的成熟期,一季可收益33元;一天可种植3季,总收入99元。

但据部分玩家反映,在这款游戏里要想真正“赚到钱”很难。“小鱼果倒是种出来了,不过就是一直卖不出去。而且我发现,交易行的东西越堆越多,貌似没有人能卖出去,因为买东西看起来是要提前充很多钱才行。但如此一来,东西卖不出,金币也一直显示为零。我感觉这就是一个死循环。”

还有玩家直截了当地表示,这款游戏就是“割韭菜”:“种鱼果需要肥料,但平台送的肥料有限,也需要充值购买。”

AI财经社注意到,企鹅农场还有一种赚钱方式是“邀请好友”赚钱。网传截图显示,这其中有V1到V7七个层级,达到最低一个层级也要玩家分享给10个好友;而到达最高层级的V7级玩家,则能拿到28%的业绩奖励。玩家充值、分享“拉人头”,流量和收入自然是被游戏背后的公司所获取。

有玩家吐槽称,这种以暴利打动人,鼓励玩家充值、拉下线的方式,“像极了传销模式”。

(图:网络截图)

除了开发游戏的公司外,还有想从“元宇宙游戏”中分一杯羹的其他“生意人”。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有个人账户发布信息称,推荐一款名为“马斯克站台”的游戏,并面向社会招聘一起“掘金链游赛道”的人,“诚聘热爱游戏、有激情、有创意的90后、00后加入”,只要向其付款500元,该账户承诺“包教会”,就可以一起去游戏里掘金了,“月收入1万+”。但是,万一付钱的人学不会、赚不到钱怎么办?抱歉,产品页面提示有“发出去不退款”。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部分平台上,还出现了“卖游戏房产”的账号,声称自己拥有“虹宇宙稀缺海景别墅,靠大海,半年以后预期10倍,急用钱,忍痛割爱”,售价555元。

据了解,虹宇宙是红人经济公司天下秀研发的一款社交元宇宙产品,一经推出就异常火爆,首日限量版虚拟房产活动上线两小时后,预约量即破万。闲鱼上,其一款“ss环海岛屿”的虚拟房产标价高达53万元。但天下秀曾向AI财经社确认称,Honnverse虹宇宙现在还是作为实验室产品处于测试和摸索的阶段。

但在一款尚未正式上线的游戏里,已经有了“买卖交易”。

沾上元宇宙,股价就涨停

“元宇宙元年”,大大小小的上市公司,都在盯紧了这个概念,生怕错过风口。

抢注“元宇宙”商标的大战率先从互联网大厂间开始。腾讯、阿里、网易、百度等均参与其中。其中,网易及其关联公司提交的商标数量已高达数十个,丁磊还自信地放出话来称:“网易在技术和规划各个层面上已经做好准备了,元宇宙降临时,网易有能力快速抢跑。”

据企查查数据,截至11月17日,国内共申请“元宇宙”商标达4368件,涉及公司达689家;其中2021年申请了4366件,涉及公司688家。也就是说,99.9%的“元宇宙”商标均于2021年注册申请。逐月来看,今年9月共申请“元宇宙”商标1995件,10月共申请“元宇宙”商标1515件,是今年的两个商标申请高峰月。

在上市公司中,2021年11月,已有中青宝、天下秀、佳创视讯、易尚展示、平治信息、盛天网络、昆仑万维、中文在线、力源信息、新国脉等10家公司受到监管问询,被问及公司是否存在蹭元宇宙的“热点”“炒作股价”的动机。

这些公司所属业务多与游戏、电竞、动漫板块,它们入局元宇宙的方式包括推出元宇宙游戏、为元宇宙提供海量IP、在线下场景打造元宇宙接入点等等。

对于监管问询,多数公司均回应称其元宇宙产品相关探索存在不确定性风险,提醒投资者更多关注公司自身的业务布局,切勿盲目跟风炒作。

即便如此,资本市场仍然给出了积极的反馈。截至11月17日,中青宝股价已从9月6日的8.20元上涨到37.19元,暴涨353%;佳创视讯股价从10月28日的5.01元涨到11.41元,涨幅122%;中文在线10月27日的股价为5.85元,在11月12日触及11.86元的高点。

据AI财经社查询,从9月初至11月16日,东方财富元宇宙概念指数已从989.58涨至1593.06,涨幅高达612%。今年10月29日,扎克伯格官宣Facebook更名为“Meta”并全力进军元宇宙之后,该指数更是领跑300多个东方财富概念指数,热度超过电子竞技、盲盒经济、病毒防治等,大有一飞冲天之势。

(图:东方财富截图)

元宇宙是个“神奇”的概念,任何公司,仿佛只要沾上了它的边,股价都会飞涨。

但元宇宙究竟指的是什么?从目前五花八门涉足元宇宙的项目看来,VR/AR、物联网 IOT、云计算、人工智能、芯片……元宇宙似乎是个“筐”,包罗万象。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左鹏飞在接受媒体访谈时承认,从产业链角度来看,“各行各业,只要能与元宇宙的发展做到良好衔接,也就抓住了一次新的财富增长机遇,”但他同时指出,“元宇宙目前处于萌芽阶段,大概需要10-20年的时间,才能进入成长阶段。因为除了技术瓶颈以外,元宇宙主要面临运行秩序、隐私安全等多方面挑战。”

11月17日,“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众号发文锐评“元宇宙”。文章指出,元宇宙走红后,各类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套路和骗局也在滋生。一些知识付费项目打着元宇宙的口号牟利,并声称“未来只有元宇宙这一条路”,以贩卖焦虑的方式借机敛财;一些人言必称元宇宙,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实体内容却热衷于抢注各种相关商标,挖空心思从元宇宙概念中分得一杯“流量羹”。

一盆冷水泼下。11月18日开盘,一众原本滚烫的元宇宙概念股集体下跌。其中新国脉跌停,盛天网络股价跌超10%,佳创视讯、顺网科技、中青宝、创意信息、昆仑万维等均跌逾8%。

“资本疯狂追捧和宣导元宇宙,是为了让你疯狂追高。资本没有傻的,傻的是散户。”对金融、区块链领域有研究的宏威控股集团董事长黄天威告诉AI财经社,“过两年你会发现,被炒了半天的元宇宙,最终做出来的东西,可能还仅仅是戴上眼镜和异地的同事坐在一起开会,或者拿着一把玩具枪打一场沉浸式的魂斗罗游戏。因为这是目前技术所能展望的上限。而这些,在现在商场里的VR体验馆已经有了雏形。”

也就是说,“元宇宙”要想改变我们的生活,可能还早得很。但想从元宇宙中“弄潮”的人们,要对披着元宇宙外衣的资金盘骗局擦亮双眼。

经历过2019年区块链概念爆火时的投资者们,或许还对当时泛滥的各种高价讲座和课程、各种挖矿和打金游戏记忆犹新。而现在,他们大概最想对元宇宙的“狂热者”们说一句:还记得当年那些被割的“韭菜”吗?

(应受访者要求,米唐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xmt/85833.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