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又倒了一家:曾获高瓴投资,开店1000家,破产后无人接盘

时间:2021-10-25来源:栏目:新媒体

文| AI财经社刘。编辑|孙静另一家社区团购公司破产了。10月21日,迪洛博发布停止经营的公告,披露自2020年1月23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以来,在过去21个月内曾试图扭亏为盈。但由于最...

文| AI财经社刘。

编辑|孙静

另一家社区团购公司破产了。

10月21日,迪洛博发布停止经营的公告,披露自2020年1月23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以来,在过去21个月内曾试图扭亏为盈。但由于最终未能引入重组投资人,公司难以为继,不得不停止所有采购、销售、支付、营收等业务,门店陆续关闭。

事实上,迟钝的萝卜已经“死”过一次了。作为2015年在合肥发家的社区团购企业,代洛博获得了包括高县资本在内的6.34亿元投资。2019年9月,在高峰期,它声称一次有1000多家商店。不幸的是,资金链很快断裂。当年11月承认资金短缺,负债5.19亿元。2020年1月破产重组后,当年9月两次重启。如今,一年过去了,终点终于走到了尽头。

大萝卜前员工透露,听说大萝卜今年9月份想卖自己,但是没人接手。AI财经问迪洛博创始人兼CEO李阳,二次暂停运营是否意味着破产重组失败,如何处理债权人欠款。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图/视觉中国

负债5亿,破产重组失败。

傻萝卜掉了,留给债主的鸡毛还在。

在一个由供应商、合作伙伴、消费者和员工组成的微信群中,他们每天都在讨论对策,并约好下周一(10月25日)去相关部门维权。微信群名干净利落地表明了这一决心——“周一上午9点见”。

搭档袁青很无奈。“我们在合肥有400多个合伙人,都欠了15万元的合作保证金,合计6.7亿元。”

代萝卜的合伙人不同于一般的加盟商,不支付加盟费。合伙人负责店铺的日常管理,支付员工工资。月租金只有500元起,占营业额的10%。大萝卜负责供应链和大宗租金,大部分剩余收入也是它的收入。但合作终止时,必须退还前合伙人缴纳的15万元保证金。

因为经常在家门口买菜,所以对它印象很好。2019年5月,袁青也开店了。但传闻当年9月底资金链断裂,11月份代萝卜停止运营,存款不再可用。

“2019年下半年,我们去维权了。相关部门说萝卜要破产重组,给他们一年时间,一年之内不交钱,疫情拖了,再拖一年。”袁青回忆说,“直到今年10月,听说大萝卜合肥总部撤了,搬到了仓库。很快,店里的货就断货了,这两天店都关门了。”

图/视觉中国

如果说袁青和大萝卜的命运在2019年画上了句号,那么合肥的供应商和睦就见证了大萝卜的两个“站”。他从2017年底开始供货,2019年11月第一次事故发生在代萝卜身上时停止供货,当时欠他200多万元货款。

当大萝卜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和睦恢复供货。“当时,一种契约制度建立了。我们按成本价供货,并自行定价。他们扣除了18%。”和睦解释了原因。“我们赚不到钱,只想快点做完,不要死。”

但是两个月前出了点问题,还款期限从3天延迟到了20天。由于害怕重蹈覆辙,和睦果断切断了他的供应。即便如此,2019年拖欠的200多万元仍未归还。

大萝卜欠多少钱?

2019年9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公布了详细情况,包括拖欠200万消费者充值余额共计6326万元、拖欠978名员工工资共计674万元、应付经济补偿金等。债权方面,截至2019年8月31日,管理人共收到债权申报762笔,金额合计1.07亿元,已知未申报债权户也有370户

代萝卜的两次挫折,几乎反映了社区团购从萌芽到疯狂扩张再到沉寂的历史,也是无数虾米玩家沦为炮灰的缩影。

2019年之前,保鲜行业最受青睐的是以每日优鲜食品、丁咚杂货购物、普普超市为代表的保鲜上门模式,以及以盒马、超级物种为典型的集保鲜、餐饮于一体的新零售模式。可以说,“当天下单,第二天调出”的社区团购模式在当时是比较边缘的,而迪洛博成立于2015年,是较早涉足这一细分领域的企业之一。

然而,保鲜热潮仍然给大萝卜带来了资本雨露。继2018年8月获得XVC 1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后,大萝卜于2019年6月再次获得6.34亿元融资。投资者包括高淳资本、晨星资本和XVC。

之后,大萝卜进入大规模扩张期,到2019年9月,宣布进入4省19市,门店超过1000家,一度被视为当年的新鲜黑马。创始人李阳甚至在杭州设立了第二个总部,高薪聘请阿里等公司的R&D和运营人才。他决心做一件伟大的工作。

然而,泡沫很快破裂。2019年11月,政府承认“管理不善导致资金紧张”。李阳随后发表声明反映,认为核心问题是公司增资比例过高,但组织管理跟不上。"城市、商店、商业和技术的发展不能仅靠资本来实现."

要知道,2019年下半年,整个生鲜行业进入低潮期,大量小玩家死亡,由此引发。

外界对生鲜烧钱模式的强烈质疑。这甚至逼得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在2020年元旦假期刚结束,就首次走出幕后在上海召开第一次媒体沟通会,AI财经社了解到那场沟通会的目的就是为行业重振信心。

李阳当时还透露与资方在接触,但行业大盘不行,无人接盘下他选择了破产重整。2020年1月启动申请,3月获法院受理。

真正的转机出现在2020年夏天,滴滴、美团、拼多多,连带后来的阿里、京东等公司,掀起社区团购巨头争霸战。无论主营业务与生鲜行业有无关系,各家似乎都把这视为疫情平稳后的第一波机会,也视为主营业务外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此前就在行业内深耕的头部玩家如兴盛优选,腾讯、京东都要抢着送钱、入股。

图/视觉中国

呆萝卜也在这时候重获关注,9月“呆萝卜新零售”公号恢复更新,公司中层在当年11月告诉AI财经社,呆萝卜除了在合肥设有总部外,又扩张到安徽的芜湖和阜阳,预计年底再开1-2个城市,“合肥地区有200家门店,单店销售额有1万-1.5万元,公司扣点7%-9%。”

不过,随后的平台反垄断等政策再次给这个行业来了一记重拳,巨头们在“卖菜”这件事上噤若寒蝉、默默打仗,同程生活等小玩家相继死去,腰部玩家则收缩战线、苟延残喘。

外部输血无望,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自身难保的呆萝卜,还是再度倒下了。10月20日,合肥当地媒体从法院知情人处了解到,呆萝卜“(破产)重整不成功,后续可能会清算,具体的要再等等消息。”

等待,可能也是一堆债权人唯一能做的事情。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xmt/84813.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