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网|美团反垄断靴子落地,但它还要解决骑手社保问题

时间:2021-10-12来源:栏目:新媒体

作者刘思。编辑康晓。出品|王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时隔半年,美团反垄断案终于落地。上周五,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美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2020年国内销...

作者刘思。

编辑康晓。

出品|王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时隔半年,美团反垄断案终于落地。上周五,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美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2020年国内销售收入3%的罚款,罚款金额为34.42亿元。

今年4月,据《反垄断法》,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在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立案调查。此后,美团股价接连下跌,从4月份的高点240港元跌至8月份的低点183.2港元。

现在美团的政策风险已经部分释放。经过一个周末,美团在周一港股开盘后迎来8.36%的涨幅,收于277.4港元。

对于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决定,美团表示态度诚恳并回应,“我们诚恳接受并坚决执行,全面彻底按照《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指导书》进行自查整改,杜绝‘二选一’。美团将以此为戒,依法合规经营,自觉维护公平竞争秩序,切实履行社会责任,更好地服从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努力为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反垄断靴的落地吹散了美团头上的阴影,但这只能说明美团的阶段性安全。未来的政策不确定性依然存在,比如如何提高外卖骑手的待遇,如何提高外卖骑手的福利。

与反垄断罚款金额相比,上述不确定性并未立即呈现在财务数据中。就像网约车新品种出现时政策层面的不断进步一样,这些问题也会长期存在并持续下去。

34.43亿罚款,多吗?

美团的处罚金额比市场预期低4%,比外媒此前预期的少10亿美元。

美团之前,阿里开了国内科技企业的第一枪反垄断,被罚182.28亿元,占2019年总销售额的4%。

关于处罚比例,长期研究竞争与反垄断的律师刘延锡在《中国纵向垄断协议公开案例研究报告》分析,在2012年4月至2020年6月期间达成并执行的19起行政处罚案件中,“行政处罚/销售额”的平均值为3.67%。

这样,被美团处罚的销售占比是3%,低于平均水平。

罚款不是最终目的,但更重要的是,它将对加强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监管、规范平台经济领域的竞争秩序产生有效的示范作用。

在此背景下,美团作为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重要角色,可以在明确的保障范围内重新调整营销策略。从长远来看,这也将有利于整个行业的良性竞争和美团其他业务的积极发展。

美团的主营业务由餐饮外卖、店内酒游、新业务三部分组成。根据最新二季度财务报告,营收达到438亿元,较去年增长77%;季度经营亏损环比减少至32.5亿元。

其中,餐饮外卖一直是美团最大的业务。今年二季度,美团餐饮外卖收入同比增长59%至231.25亿元;交易量同比增长59.5%至1736亿元;营业利润增长95.2%至24亿元,营业利润率从8.6%进一步提高至10.6%。

第二大部分是新业务收入,达到120.32亿元,同比增长113.6%。该业务收入的增长主要由美团优化、美团闪购美团购物、B2B餐饮供应链、共享单车等零售业务的增长带动。在营收大幅增长的同时,亏损同比和环比均增至92亿元。但对于美团来说,美团的优化代表着未来的增长曲线,美团不会轻易放弃。提高低线城市的渗透率是他们的下一个关键方向。

第三部分是逛商店、酒店、旅游的收入。

在资本“二选一”的情况下,大数据扼杀和扼杀并购让互联网越来越“涉入”。美团过去“二选一”的根源主要来自外卖行业激烈的市场竞争,美团需要巩固本土市场份额。

过去103010发现,“二选一”的行为不仅发生在美团身上,也发生在饥民身上,通常集中在市场份额较高的地区。

此前,在完成一二线核心城市的市场布局后,下沉成为美团拿出来饿肚子的努力重点。团购时期以来,以“农村包围城市”战略渗透市场的美团外卖已经在起跑线上确立优势;2019年7月,饿了么投入30亿元启动暑期活动时,也把渗透三四线城市作为重要部署。

美团外卖在低线城市发展迅速。2019年其财务报告中提到,在消费端,美团在低线城市的餐饮外卖业务越来越重要,交易金额增长越来越快。低线城市仍是美团点评用户增长的主要动力,新增用户大部分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因此,美团势必要巩固自己的份额和业务。市场监管总局公告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与美团签订独家合作协议的餐饮经营者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在美团平台所有经营者中占比较大,且占比逐年上升。

现在美团和饿了么在外卖市场已经占据了近95%的市场份额。美团反垄断处罚的背景下,饿了么能否抢到窗口期,还是一个问号。首先是两个市场份额的差距,其次是平台商家数量、配送算法、用户粘性和满意度。

决定最后结果的重要条件。

下一个问号:如何解决骑手福利保障问题?

悬在美团头上的另一个政策风险,是关于如何保障和提高骑手的社会福利和保障。

今年7月,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要求。对外骑手的劳动收入、劳动安全、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从业环境、组织建设、矛盾处置等7个方面提出具体要求。

无论是外卖骑手,还是快递员、网约车司机,这些都是以互联网平台经济为代表的新业态中出现的新的灵活就业群体。

2020年通过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为470万,无论从数量来看,还是从市场影响来看,美团在其中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代表性。因此,政策上的一点风向变动,就会给美团带来非常大的连锁反应。

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王兴在电话会中特意针对此问题进行了答复,正在政府部门指导下,探索更符合骑手群体特征和群体利益的社会保障方式,并称“美团已率先响应国家号召推动落实骑手的职业伤害保障计划,积极参加政府试点并推动加快全面建设,解决骑手工作的

截至目前,骑手的社保应该如何缴纳,缴纳多少,还没有一个定论。招商证券研报通过一组测试图看出骑手缴纳社保对于美团财务上的影响。

该研报指出,2020年美团约100万名日活骑手(专送骑手30%、乐跑骑手30%、众包骑手40%),在该行悲观假设下,美团将需要为专送和乐跑骑手(约60万名)缴纳社保。按照每月约1500元缴纳基数(平均最低工资)的32%来缴纳社保,美团总社保成本将为34.56亿元 (占外卖成本比重6.6%),而外卖单均成本将相应提升0.51元人民币。而2020年美团外卖经调整利润才28亿元,这将直接导致美团利润承压。当然,该行认为美团可以利用一些手段部分抵消负面影响。

总的来说,即便反垄断靴子已落地,但在关于在骑手社保的监管细则出台之前,社保成本对美团财务的影响仍存构成很大政策不确定性。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xmt/84418.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