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的货是盲盒!义乌老板忙踩爆款,一口气连开三家工厂

时间:2021-09-28来源:栏目:新媒体

疯狂的玩家,养活盲盒工厂。文本/郑雅文编辑/蒋雪芬日前,“95后,每个人都有5个盲盒”出现在微博热搜上。有网友在下面附和:“我昨天刚买了4个盲盒!”十厘米高的娃娃被装进隐形盒子...

疯狂的玩家,养活盲盒工厂。

文本/郑雅文

编辑/蒋雪芬

日前,“95后,每个人都有5个盲盒”出现在微博热搜上。有网友在下面附和:“我昨天刚买了4个盲盒!”

十厘米高的娃娃被装进隐形盒子里,让买家“盲目抽”,无法选择。这种打法让95后球员邱毅着迷。自从盲盒入坑以来,邱毅每年在盲盒上花费2万多元。她特意买了一个收集架,上面有她画的所有娃娃。

她还进入了盲盒交换群,每天有近千名玩家分享他们的“战利品”。有人甚至把59元买的盲盒炸到几千元。

这群疯狂的玩家支持了一个又一个的盲盒厂。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工厂进入了盲盒。在风口之下,盲盒在一两年内迅速成为工厂的主要产品,给工厂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一入盲盒深似海,从此踏上不归路”

来势汹汹的盲盒是根据日本绞蛋制作的。

商家将玩具或零食放入圆形扭蛋中,放入扭蛋器中,供买家随机挑选。同样的玩法也出现在商场在圣诞节推出的福袋里。这种“去除惊喜”的方式毒害了很多人。

日本Sonny Angle万超产品是一款盲盒IP,在手工制作的玩偶上使用了扭蛋和福袋。2015年,一个叫王宁的年轻人从日本进口了Sonny Angle的产品,放入自己在POP MART的时装店里售卖。

没想到,Sonny Angle的产品能占到店内销售额的30%。王宁意识到盲盒惊人的市场潜力。后来,他在中国购买了香港设计师莫莉的知识产权。

2020年底,他创办的POP MART上市,总市值1065亿港元,零售额占中国万超市场的8.5%。在POP MART的带领下,盲盒在中国获得了彻底的成功。

玩家蜂拥而至,邱毅就是其中之一。她没有时间养宠物,是独生女,朋友也很少。晚上下班回家,摆脱孤独的方法就是玩那些盲盒娃娃。

她还加入了盲盒交换小组,该小组有近1000人。和她一样,大部分人都沉迷于开盲盒,想拿出一整套的玩偶,或者藏量少价值高的钱。但没想到,家里的副本越来越多。

“心理就像赌博。我感觉下一个肯定会中大奖,继续买。不知不觉花了不少钱。”邱和他的群友们晒出了自己的“战利品”,然后买了别人没有的款式。

我和圈内人有很多交流,邱毅也认识了一些可以线下聊天的群友。从独自打开盲盒,满足收藏欲望,到获得社交快感,解决精神孤独。邱毅和朋友们经常互相调侃:“就像盲盒深似海,从此踏上了不归路。”

因为大多数玩家“想抽到隐藏款”的心态,在邱毅的圈子里也有很多“炸盲盒”的玩家。“群里有个学生妹,用生活费买了几百个某品牌的盲盒,一个个打开,希望能打开给隐藏的。一笔隐藏的钱可以卖到几千块,她想通过这种方式为自己赚点零花钱。”

买了好几个月都没拿到什么隐藏的钱,学姐借的几千块钱都丢了。堆在宿舍的普通盲盒不能原价卖。

“只要手上有货,就会被抢光”

年轻人的执念直接导致了供应链市场的火爆。

王第一次看到这个盲盒是在展览会上。参展商滔滔不绝地讲述盲盒的新奇和美好:“如果你不能选择金钱,无论买家得到什么,都是什么。很多年轻人都为之疯狂!”

作为一个有着丰富创业经验的人,王的直觉盲盒并不靠谱。他无法理解,甚至心里有些排斥。“试想,你去店里买东西,老板告诉你不能挑,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你会幸福吗?”

没过多久,王就“真香”了。2018年,中国制造盲盒的工厂不多。盲盒玩家依然活跃在自己的圈子里,沉迷于Molly,她撅着嘴,在POP MART里身价不高。还有像哆啦a梦这样著名的IPs,

但是这个圆圈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扩大。很多新推出的原创IP,每年也能卖出几千万。在网上搜索盲盒会发现这个话题真的很热门。

IP把盲盒模式带火后,很多玩家不再单纯痴迷于盲盒里的玩偶,也有了拆解盲盒的动作。这一行动给了中小工厂一个进入市场的机会。

当时王正在1688批发平台埋头卖树脂娃娃、水晶球等家居饰品,从义乌商贸城进货。他发现合作的上游厂商纷纷推出盲盒,于是便顺势上架。

果不其然,2019年,中国第一次“盲盒热”开始了。甚至还有一群像炸鞋一样炸盲盒的人。如果在此之前,盲盒只是圈子里的宠儿。所以这种炒作是为了彻底打破盲盒的怪圈。

那一年,独角兽盲盒火了一段时间。“只要手里有货,就会被抢。”王囤了3000箱独角兽。

盲盒,每箱装96个。“囤货前,还担心了一把,潮流趋势变得很快,万一卖不完怎么办?”

结果这3000箱独角兽,三个月就卖光了,好几次,同行都断货了,只有他手里有。“这次给我的经验就是,遇到好的爆款,要敢于囤货。”

接触盲盒才一年多的时间,汪旭维的盲盒发货量,就占了全公司的50%-60%。赚到了钱,他不再从商贸城拿货,在义乌租了三间厂房,开始研发生产。

八成新品赚不了钱

玩家追逐拆盲盒的快感,很少会考虑,自己手里的盲盒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在国内,盲盒产业带分布在东莞和义乌。

泡泡玛特众多的代工厂都集中在东莞,主要生产PVC盲盒;义乌工厂生产树脂盲盒,大多销往了淘宝C店,以及线下盲盒机、地摊等场合。

在汪旭维的义乌工厂,整条盲盒流水线上,几乎全是手工。

从事26年雕刻工作的师傅,花3天时间雕刻模板。工人再生产模具,将手办造出来,经几道程序打磨细化,再由工人拿着细细的画笔,一笔笔将颜料涂抹上去。

一位工人每天能涂出100个盲盒,一款盲盒从设计到上市,需要一个月时间,出厂价在10元左右。

算上盲盒的生产成本,一个盲盒三个月的销量,要在2000多个,汪旭维才能赚到钱。

盲盒虽火,但却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厂家会不会打爆款很重要,在汪旭维这里,十几个新品里,只能有2-3个赚钱,其他的勉强不亏本。但他表示,“这个比例,在周边同行里,已经算高的了。”

踩中爆款的几率低,但是也有迹可循。其中一个就是结合社会热点。

汪旭维的工厂里,四处都堆积着最近的爆款盲盒包装――宇航员主题的小人偶。前段时间,神州十二号从中国空间站返回,带火了宇航员形象,这个主题的盲盒也开始爆卖。“工厂每天要发1000多个该系列的盲盒。”

此外,这几年,国潮风不论在服饰界,还是潮玩界,都刮得有点厉害。不少工厂和设计师,顺势推出了国潮盲盒娃娃。汪旭维的宫女系列,也带来了不少销量。

至于不赚钱的盲盒,卖不出去后,就只能低价处理了。10元左右的批发价,可能一降再降,从7-8元,降到最后几毛钱一个。

但这种处理方式,也有好处。“客户拿盲盒也不能挑具体的款,要拿一起拿走。”所以,盲盒工厂,大多都不会遇到库存积压的烦恼。

搞原创

有人专注打爆款,也有人认为:“只有打造原创IP,才算长远眼光。”

东莞老板刘庆辉入局盲盒市场,也是在2018年。他为名创优品、泡泡玛特做代加工,第一年,盲盒的销售额占比,就超过了工厂其他的产品,每天几百、上千箱的盲盒往外发。

做盲盒3年来,他的工厂从原来一间,扩展到四间。其中一间工厂,盲盒的发货量占了70%。

但刘庆辉并不满足于小打小闹,他开始买版权和做原创IP:“版权要能带流量,原创IP设计要足够好。”

去年,他买下野萌君IP,进行二次创作,年销100多万只。按市场零售价,这套盲盒销售额突破了3000万元。

2019年,他还成立设计团队,设计出了中国风的原创IP――芙竺,两年卖了10多万只。

今年年初,因为春节期间工厂停工缺货,盲盒市场又来了一波爆发,关于“盲盒工厂爆单”的新闻层出不穷。

但刘庆辉和汪旭维都很清楚,这场高潮不会持续太久。果不其然,5-6月份,市场明显进入平缓期。盲目入局的工厂,加上之前经营不善,直接清仓转行。

但因为版权产品和原创IP积累了一定量的粉丝,刘庆辉并没有受到影响。

“下一阵风不知道啥时候来。”同行这样比喻。

但不管怎么变,刘庆辉把原创IP和版权牢牢握在手里,这是他抵御市场风险的武器。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xmt/84293.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