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网红餐厅好评真假难辨!有“五星”是这样刷出来的

时间:2021-09-16来源:栏目:新媒体

杭州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队近日根据公众意见提供的线索证据,对10家刷评公司进行专项整治。这些企业组织了大量的人去商家免费消费,做出了虚假的好评和高星级的评价。作为早...

杭州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队近日根据公众意见提供的线索证据,对10家刷评公司进行专项整治。这些企业组织了大量的人去商家免费消费,做出了虚假的好评和高星级的评价。

作为早期“吃喝玩乐”的参考平台,大众点评一直在与黑灰色产品的刷评作斗争,但不断“细化”的刷评手段却让这一行为屡禁不止。你痴迷的网上名人餐厅,出现在你面前可能要花钱。小作文评论配上精致的九宫格图片,气氛越来越热闹,但离现实越来越远。

刻意打卡劳心费力为升级

“终于升到8级了!”

看到页面上出现“至尊橙”的等级标志,刘兴奋地拍了他一下。整整一年半的时间,几乎每天,他都兢兢业业地打出所有能打出的牌,为之前去过的地方编点评……他成功将自己的公众点评账号升级到了Lv8,在用户中排名最高。

2020年初,刘一男的评论账号只有4级,叫“青春橙”。以前,评论平台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笔记本”。“我喜欢出去玩,吃好吃的,印象深刻的时候会记录下来,但不经常写。”

疫情使刘一男无法返回学校。闲暇之余,他翻出手机里储存的吃喝玩乐的老照片,并配上评论发布,很快就升到了5级。“级别与贡献值相对应,可以通过打卡、写评论、与其他用户互动等方式获得贡献值。1-5级相对容易升级,然后差距会加大,升级会越来越慢。7级和8级的差距,就相当于开了一个新账户,从一开始就提升到7级。”

在刘一男看来,一旦开始升级,自然要“登顶”,这是一个持之以恒的过程——每天获得贡献值的分数是有上限的,满了只能等第二天。在他努力升级的日子里,不仅仅是餐馆,所有他可以打卡写评论的地方,包括公园、地铁站、足球场,都被写进了他的评论里。“要时刻绷紧脑海中‘努力工作’的弦。”

作为早期的高级用户,陈海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从有意识地节省积分到被提升到8级。他回忆说,早在10年前,他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用公开言论“找饭吃”,他不在乎自己的水平。但是在参考别人评论的过程中,注意到一些高层次用户提到了给予食物、折扣等特殊待遇,让他们意识到了“档次”。“感觉这顿饭反正已经吃过了,查了一下菜品的评价。然后我会写一个评论来节省分数。如果水平高,可能对我有用。”

2019年,陈海成功晋级Lv8。“以前没有这样的习惯。当你总是记得出去吃饭拍照,在一个地方打卡,关注别人,和在乎的人踩对方.回想起来真的很难。”

免费体验 先交“作业”再报销

升职后,一些变化开始悄然出现。

“高水平的用户写了一些推荐和评论,或者用了一些精彩的语言被推到很高的位置展示,就会被做店铺营销的人抓住。从而发消息邀请加入,例如‘美食团’等。”,陈海承认自己通过这个渠道加入了很多微信群。

“还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甚至更简单。假设北京新开了一家餐馆,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开的。通常,营销团队会被要求先做评论。如果你想做门店营销,直接去餐厅给写了评论的用户发消息就可以了。这些用户应该是营销团队想要联系的精确目标。

联系这些用户的目的是什么?简而言之,免费用餐、体验等。都换来了他们的好评,从而以更高的分数包装店铺,赢得市场的青睐。

“清吧,提供双人套餐,写赞”,“去店里拍照,提成50”.在陈海展示的一些群聊内容中,营销方简洁明了地发布了“任务”。如果你打算参与,你应该进一步报告审查网络的账户名称、真实姓名、电话号码甚至信用评级。以餐饮为例,大部分商家会给两人一餐,方便用户带朋友体验。人均价格大多在100-200元。

吃免费的饭,要不要给好评?答案是肯定的。根据陈海的观察,“免费招待”的方式在不断演变。“只要人们过去最早去,他们就可以当场免费吃饭。后来发现总有人吃“免费食物”,吃完也不写评论,就想了别的办法。用户需要先正常消费,商家写完赞后退货,相当于报销费用。但是退货太多,可能会让平台怀疑商家请人买单。现在的做法是先花钱写好评,然后营销公司再报销。如果赶上月底和新年,可能要几天甚至一个月才能把钱拿回来。”

不仅是营销公司,2019年底晋升为Lv8的方小萍说,她认识很多玩评论很久的用户。“很多人都有一些资源,有些人会私下组织一些活动。”

例如,直接与店主谈论一项活动将花费多少钱,以及可以组织多少高于什么级别的用户参与。“来的人是来接工作的。我们称之为‘替换’,用评论代替商家的体验包。”方小平说,在这个时候,发布方往往会有具体的要求,比如“百字九图”、“五星好评”等等。或者,按照当时平台的一些规则,把环境、服务、菜品的分数砍掉,让整体评价看起来更真实合理。

“戏码”做足 无痕刷评难监管

无论是营销公司还是个人,这些用“免费”手段代替点赞活动的私人组织,都是不被公众评论权威机构允许的,平台对此也有严格的监管。

据了解,2019年4月,大众点评正式上线“微风行动”,通过全网动态调查判断,更新了筛选虚假评论的算法,建立了更加完善的评价规则。今年6月3日,公开征求意见稿发布。

“清风行动”前5月治理结果。处罚“刷好评”用户账号5万个,处罚“刷单”“刷评”商户1万余家,协同执法机关打击29个非法刷单网络灰黑产团伙。

“我知道有商家私下找运营拉的群,甚至写好评时还需要参照‘模板’,因为担心被封号,没有参加过。”刘艺南称,能感受到平台监管相对严格,自己的账号比较珍贵,即便有时心动,却不敢尝试违规行为。“不然以后养个小号,再考虑做这些薅羊毛的事情。”

事实上,新店想做推广,也有平台认可的宣传方式,即由官方举办“霸王餐”――商家向平台缴纳数千元费用,平台招揽用户免费体验。方小萍曾抽中过“霸王餐”,她称“霸王餐”对评价没有硬性要求,有不满意的地方可以给差评。

“规则说可以打低分,但我们一般都会给高分,毕竟免费吃了嘛!”刘艺南则表示,不少用户的感受是,真的给了低分,下次就很难再抽中“霸王餐”了。

“刷好评这件事是在不断‘内卷’的”,陈海坦言,如今自己也在做餐饮运营方面的工作,一些手段虽无奈,却不得不用。例如,早期级别越高的会员权重越高,一个8级用户的5星好评,在提升店铺总体评分方面可能抵得上数十个5、6级的。所以高级别用户尤受商家青睐,甚至除了免费体验,还会另外付费购买好评。

但点评后台有着算法逻辑,如果一家餐厅新开业,点评里全部是Lv8用户,不免令人生疑。加之平台也在给高级别用户降权,因此刷评衍变得更为细分。“现在拉群还分Lv1-3级、Lv4-6级等等,都是为了使刷出来的好评尽量贴合自然分布状态。”

此外,一次不露痕迹的刷评在真正到店前,“戏”要做足。“去到目标店附近,先翻看一下别的店,再点击目标店的页面,上下看看评论,再离开,再点进来……营造出是在犹豫、随机状态下选了这家店消费的,避免直接搜店名这种有意行为。”

作为对营销手段了然于心的“业内人士”,日常寻觅店铺时,陈海更倾向去看差评。“真实度较高,看具体对什么地方不满意,如果还愿意试试,那就没问题了。”在他看来,平台规则调整,营销公司的策略也会跟着调整,动态博弈间有偿刷评是很难杜绝的。“不仅大众点评,包括后来的小红书、短视频平台上的种草、探店等等,都有这样的趋势,只要有生意就会有营销。归根结底商家还是要提升味道、品质、服务,否则粉红泡泡非常容易被戳破。吸引到了顾客也留不下来,没有生命力。”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xmt/83810.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