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的快递送不到家?

时间:2021-09-13来源:栏目:新媒体

看到菜鸟驿站在淘宝和天猫上增加了送货到家的属性,张想起以前的快递大部分都是送货到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快递包裹经常被送到HIVE BOX、菜鸟站等中转站,而不是送到你家...

看到菜鸟驿站在淘宝和天猫上增加了送货到家的属性,张想起以前的快递大部分都是送货到家。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快递包裹经常被送到HIVE BOX、菜鸟站等中转站,而不是送到你家门口。

对张林来说,寄到邮局就可以了。如果你忘了带,是不收费的。但是快递如果扔进快递柜,会不小心超时,需要额外支付费用,极其烦人。

但对于经常早出晚归的上班族哮天来说,快递送到邮局就是一场灾难。“跟不上车站的开放时间,干脆不网购了。”

有很多人不满意快递直接送到快递柜和驿站,而不是送到门口。知乎,微博,充斥着帖子,HIVE BOX吐槽。一些人引用法律条款进行强烈批评,而另一些人则教授有效的投诉解决方案。

但是,还是改变不了快递员不跟你打招呼就把包裹扔到中转站的现状。

张林怀念能把快递送到家的时光:现在时代进步了,技术进步了,为什么快递反而不能送到家呢?

1.为什么你的快递不能到家?

客观来说,快递员不送货上门最直接的原因是快递邮件越来越多,但快递从业人员却不够多。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1-2020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从36.7亿件增长到833.6亿件,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41.48%。这相当于每天有2.28亿件快递送到我们这里。

同时,快递从业人员的增速也没有跟上包裹的增速。

2012年底快递行业从业人数90万,2020年超过400万。看似增长也不慢,但进一步计算显示,2012年,每个快递从业者每天承担17.3件快递,到2020年,每人每天发送57件快递。相当于8年的快递从业人员,工作量增加了3.3倍以上。

但事实上,在400万快递从业人员中,也有客服和中转人员等。在终端网点,每个快递员承担的快递数量远不止这个数字。

快递员王冕告诉城市社区,在居民区,一个快递员一天送300个快递员是很常见的。

根本就不能人送,所以绝对要提高工作效率。然后,快递柜和驿站出现了。

王冕告诉城市社区,快递柜和邮局方便了不在家的收件人,解决了快递“摆摊”、快递员上门的安全问题。更重要的是提高了快递网络的效率,快递员只需要将快递邮件一次性放入快递柜和邮局。

起初,有些人不愿意接受快递柜和邮局。但2020年疫情期间,“无接触配送”被普遍提倡,人们逐渐接受了将快递放在三方的局面。随后,驿站快递终端迅速崛起。

除了阿里巴巴菜鸟旗下的菜鸟站,所有快递品牌都开始了自己的站,如顺丰快递旗下的“一首发”、YTO快递旗下的妈妈站、白石集团安排的便利店白石街坊、ZTO快递旗下的土西快递超市、申通快递旗下的“喵站”等。

越来越多的快递被送到了邮局。去年,阿里巴巴财务报告发布了一组数据,数据显示菜鸟站日均服务套餐量占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的10%以上。这意味着每10个包裹中,就有一个包裹是通过菜鸟驿站投递的。

不过,张林还是很好奇。为什么邮局在最后几百米付不起运费?

来自北京亦庄一位驿站老板陈强的回答,或许可以解开张琳的疑惑:“严格来说,驿站和快递公司是两个群体的人,是合作关系。快递公司负责拉c

在合作关系下,快递公司支付给快递站的费用只能覆盖作为中转功能的费用,这意味着快递站老板无法承担额外的送货上门费用。

陈强凯所在的站,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快递公司,“每天存放的快递件数约500件,月收入约1.35万元。”

看起来让人印象深刻,但现实远比看起来要骨感。

对于陈强来说,他加入的车站每天需要保持11个小时的开放,工作时间非常长。500多件快递被放置和拿起,他自己简直太忙了。有时候,当有人需要送货上门时,很难拒绝。为此,他不得不向父亲求助。

所以13500元相当于他和父亲的月收入,没那么可观。

此外,车站还需要为平台发送和接收信息支付租金和信息服务费。因为驿站成了终点,快递公司的一系列投诉和罚款也落在了陈强身上。他告诉城市社区,“即使每个月没有缺件,罚款也在1000元左右。”

陈强很无奈:“如果让邮局给每个客户都送件,需要雇佣更多的人,支付更多的工资,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2.毕竟是价格战。

一方面,由于收入低,岗位无法上门;另一方面,消费者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快递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始终无法散去。

一位菜鸟员工向城市透露:“菜鸟平台上有很多投诉,社交平台上有很多用户。最集中的一点就是快递没有送到门口。”

img src="//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3968487092/1000">

从法律角度来说,《快递暂行条例》规定,未经收件人许可,快递员直接将快递包裹放入快递柜、快递代收点等行为将被视为违规。

为了解决这个痛点,菜鸟驿站和淘宝天猫4月15日联合宣布,淘系包裹将免费按需送货上门,由此产生的派送费用,由淘宝天猫补贴。

但这是对既有现象的应对措施。若要追究送不上门的深层原因,还是要归结到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中去。

价格战其实在快递行业一直存在,只不过在行业发展早期,不断的竞争以及价格战对于行业以及社会的影响是正面的。

数据显示,2007年快递业务平均单价为28.50元/件,这样的价格对于消费者来说其实是难以承担的。得益于电商的快速发展,快递公司为获取更多的单量,通过不断地降价提高竞争力,快件的均价得以下降到2016年的约12元每件。

在这期间,降价一直在倒逼快递公司不断优化,包括不断优化线路、投入自动化设备、进行仓储分拨中心建设等。

其实,对于快递公司来说,最理想的结果就是快递公司在盈利和单量上得到平衡,快递公司既能赚钱,消费者又能享受到低价的服务。

原本,这种盈亏的平衡点在2019年被探清,因为从每单均价来看,从2016年开始,均价一直保持在12元上下的价格区间,以“四通一达”中圆通的成本结构来研究,2016到2019年,圆通毛利也一直保持在0.4元上下。这也意味着,通过再降价增加单量来改善盈利的空间其实并不大。

价格战也在2019年末的时候有所缓解,当时行业内专家甚至把“涨价”定为2020年快递行业的主基调。

但令快递行业人士没有料到的是,在2020年疫情之下,快递行业单量变小,行业里价格战又打起来了,这种局面,在外来者入局之后变得更加糟糕。

2020年3月,主打低价模式的极兔快递杀入国内快递市场,短短几个月业务量便迅速增加。据报道,极兔在义乌收件的价格下探到了1元附近,部分小件甚至只需要8毛。

这也逼得“四通一达”以及顺丰等原有快递巨头,不得不跟进低价策略。

从各大公司公布的3月的经营数据来看,圆通、韵达在快递单量极速增长的同时,单票收入再度下滑。

3月,圆通、申通、韵达的业务完成量分别为13.48亿、9.07亿、15.16亿票,同比上升分别为59.20%、61.74%、54.69%;单票收入分别为2.25元、2.25元、2.19元,同比下降分别为11.03%、27.65%、28.48%。

顺丰一直是行业里的“高价玩家”,为抢占电商市场,也加入了降价队伍,单票收入也一路下降,从2020年1月19.7元,下降到2021年3月的15.74元。

对于快递公司来说,“增量不增收”就是赔本赚吆喝,直接打击的是各个上市公司的营收。

根据业绩预告,申通快递预计公司在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7000万元至1亿元。

顺丰盈利多年以来也出现首次亏损。4月9日,顺丰控股披露2021年一季度业绩显示,公司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9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亏损11.34亿元。

低价竞争让各个快递公司心里都很苦。

3、低价之下没有赢家

对于目前境况,驿站老板感觉到很无力。但其实比他们更早感知到这一压力的,是各大快递网点的加盟商及快递员。

其实,我们的快递费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给快递公司的面单费用,另一部分是给加盟商的转运费用和派件费用。

兰州百世汇通负责人叶盛茂对市界表示:在2018年之前,价格战都是总部在打,但2018年之后,快递公司的弹药都已经用光了,就开始在站点的派费上想办法。

“快递公司毕竟很多是上市公司,需要对投资者和股价负责,需要保持一个好看的财务数据,所以战火早就从上游烧到了下游,总部就直接降低了快递员的派费。”

价格战对于利润贴地走的快递网点,打击非常致命。郑州某快递网点被降派费新闻,在这两天上了微博热搜。在新闻视频中,一位网点老板向媒体倾诉,今年2月,原本6毛钱的派件费再下调了2毛,4毛还要刨去短信费和运输费,就剩下每件3毛钱,工人工资都发不下去。为此,他不得不选择了关闭网点。

2020年和2021年,快递网点关闭的现象屡见不鲜,网上充斥因网点倒闭而丢件的投诉。

快递员也成为了价格战的牺牲品。根据叶盛茂介绍,2020年下半年派费曾达到最低点,当时快递员的派费降到0.85元,相比较此前的1.5元,降低快一半。原本在兰州快递员收入能过万,但降低之后,他们的收入就只有五、六千。

根据近日《中国邮政快递报社》发布的《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足5000元,月收入超1万元的仅占1.3%。

价格战之下,行业似乎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之中。派费下降导致快递员流失,出现驿站但是没钱送货上门,用户要多跑一趟取快递不胜其烦,用户满意度下降投诉提升,处罚导致快递员收入进一步下降,快递员和客户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如此不休地内卷,压榨着物流行业的每一环节,这是行业目前面临的棘手难题。

企业家张瑞敏曾信奉:“不打价格战,只打价值战。”后者要求较高的创新,虽然更长效,但也更难做到,很多企业只享受价格战的短期成果,难以兼顾背后的破坏性。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杨达卿对市界表示,价格战是市场上常用的竞争策略,本身没有好坏之分,但适用价格战需要分寸。

在他看来,价格战前提应该是一个企业基于优化管理,或者科技创新,实现了整体成本降低,以此用价格战让利给客户,换得规模效益。

“目前,相关物流企业存在过度适用价格战武器,造成市场竞争混乱。失去底线的价格战,让寄希望以价换量的快递企业的规模效应竞争失灵,不应该被鼓励”,杨达卿表示。

(文中张林、小天、王冕、陈强均为化名)

(作者丨黄莹,编辑丨李曙光)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xmt/83509.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