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hat,还钱

时间:2021-10-28来源:栏目:互联网

作者 | 李波 “站子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10月14日深夜,明星粉丝互动平台Owhat发布一纸公告,其中包括无限期停止“粉丝会”商户交易服务、停止提现、对粉丝订单有序...

作者 | 李波

“站子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10月14日深夜,明星粉丝互动平台Owhat发布一纸公告,其中包括无限期停止“粉丝会”商户交易服务、停止提现、对粉丝订单有序退款等举措。

Owhat公告

这一重磅炸弹彻底击碎了等候提现的商户们期盼了几个月的幻想。一时之间,有关“Owhat跑路”、“Owhat暴雷”的传言引发饭圈哗然。当晚,“Owhat”立刻登上文娱热搜榜。

对于许多人而言,Owhat平台听起来还有些陌生。但对追星的粉丝们来说,Owhat几乎无人不晓,被视为饭圈中的“淘宝”“微店”。2018年,平台创始人丁杰曾透露,当时Owhat上交易已超过10个亿,有5000多个粉丝站入驻,粉丝付费月交易量超百万次。

伴随着饭圈经济的繁盛壮大,Owhat敏锐洞悉着粉丝的一切需求,逐渐形成一条完整的追星商业链条,提供包括应援、集资、商品交易、明星公益在内的一系列服务。在成立的7年里,Owhat迅速成长为国内头部粉丝应援平台。

因而,此次退款风波直接席卷了整个饭圈。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六七十家粉丝站对此发声,既包括TFBOYS、赵丽颖、杨幂等内地明星的粉丝团,也波及了EXO、防弹少年团、LISA等韩娱明星粉丝站。此次事件涉及数百个粉丝站,涉及金额或高达几千万元。

10月19日,针对停止商户服务引发的巨大争议,Owhat平台再度在官网发布声明,表示已经收集了“粉丝会”商户的各项需求,正在研究合适的方案,以确保合规的支出不受损失。

Owhat在10月19日再度发声

但如今,平台、粉丝站商户与消费者,三者已然陷入了互不信任的拉扯之中。

01

跑路疑云

10月初,小白在Owhat上一家名为“KR-AM音像店”的商家上,花费265元下单了用于应援的魔仙棒。下单时,店家声称该商品会在售卖结束后的3个工作日内发货,但是小白等了20天还没发货。

小白的订单

这是小白第二次在Owhat上购物。作为EXO粉丝的她,上一次购买的是歌手边伯贤的专辑。由于是海外直邮,店铺提前声明需要等一个月,最终小白也顺利拿到了喜欢的专辑。但没想到,这一次,她等到的是退款公告。

10月14日16时,KR-AM音像店官微称,Owhat平台目前提现缓慢,多日提现申请均未到账,导致商品无法按照约定时间发货,多次反馈给平台负责人均未得到解决,因此对已支付未发货的订单作申请退款处理,由平台原路支付退回;对已发货未签收的订单会做物流拦截。

KR-AM音像店声明

几个小时后,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Owhat平台发布了一纸“叫停提现”公告。大量的消费者开始声呼“还钱”。

小白对Owhat以及音像店的处理方式都表示质疑:“我现在的诉求就是退钱。音像店直接把消费者推给平台,安排退款后其余问题都找Owhat的平台客服,但客服根本给不出任何有效的回复信息。”

在KR-AM音像店的微博底下,不少消费者都表达了和小白一样的不满。部分消费者发现,自己的订单页面状态显示“买家已收到退款,交易关闭”,但事实上账户里没有收到退款。客服回复的原路退款时间也从48小时变成了一个月,种种仓惶与不确定让消费者坐不住了。

愤怒的消费者纷纷留言

而从目前信息来看,相较于散户消费者的商品损失,停止提现影响更大的还有各大粉丝站。公告发布后,数十家粉丝团发声抗议Owhat的做法。15日,甚至有粉丝站商户直接堵到Owhat公司门口讨要说法,要求负责人出面协商,还有粉丝团表示已经报警。

记者通过电话及邮件多次尝试联系Owhat平台,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每家粉丝团都面临着不同的损失风险。比如已将商品发货的粉丝团,不能提现的话或将面临着货财两空的后果;有些商品还在制作当中,由于没有拿到尾款,粉丝团出钱垫付了大量资金,其中包括设计、打样、制作、运输等费用。

“我们已经履行了所有的职责,给消费者发了货。但是还有大部分提现取不出来。有些借款可以晚一些,代发也可以等一段时间之后给,现在就相当于我欠着别人的钱。”

外国明星Lisa一粉丝团称,垫付大量专辑费用和打样费超过30万;明星陈立农一粉丝团表示,为了消费者能正常收货,此前所有货品都已自行垫付并发货,被Owhat拖欠近18万;明星刘扬扬某粉丝团称,从7月开始提现共计4万块直到目前均未到账。

不少粉丝团均被Owhat拖欠款项

陷入进退两难困境的粉丝团不在少数。据粉丝不完全统计,各大商户涉事金额或高达千万,仅TFBOYS家、林彦俊家两家粉丝团的未提现金额就超过百万。

粉丝团普遍认为,Owhat平台无权单方面声明停止提现,目前以各种理由拖欠提现、卡货款,对于粉丝站的运营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压力,“我们拒绝接受Owhat方的单方面退款公告和遥遥无期的‘强制退款’。”

更让他们担忧的是,Owhat有卷钱跑路的可能,如果平台暴雷的话,最终还是要由平台商家来承担巨额的损失。

各粉丝团在微博公开维权(图源:红星资本局)

02

隐忧重重

对于Owhat平台的安全性,粉丝团商户们并非没有过担忧。

在Owhat平台上,消费者与商户们之间的交易模式与淘宝等电商平台相似。由商家们在Owhat上架一系列商品,包括明星pb(照片书)、周边文创产品、明星同款商品等,平均定价在十几元到几百元不等。消费者在拍下东西之后,商家们再进行制作商品、发货、上传单号以及售后等一系列操作。

Owhat小程序

一直以来,Owhat在粉丝站商户们中间有着不错的声誉。一位商户记得,在前几年申请提现,经平台审核之后往往几天就到账了。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退款速度明显变慢,退款时间从一个月到三个月不等。但是考虑到和平台之间合作良久,加上考虑到转换平台可能会流失掉原有的部分消费者,商户们选择了继续观望。

今年6月,商户遭遇提现难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到了今年9月,各大粉丝团商户都陆续收到了Owhat要求补办营业执照等各种资料和手续的通知。但是,商户们普遍反映,即便按照平台要求配合完善了全部信息,提现之路依然阻挠重重。

Owhat商户的控诉

一位知情人认为,最后的导火索就是Owhat在14日发布的公告。国庆假期后,Owhat方还换了新的客服工作人员,从此双方的沟通陷入了漫长而痛苦的拉锯战,“要么一天都不回一句,要么回一句‘亲亲,帮您催一下财务’,全都是无效沟通。”

根据Owhat两次公告,运营人员将对粉丝订单进行有序退款。但在许多商户看来,这只是一种拖延策略,“平台说要给粉丝退款,但到了原本承诺到账的时间,最后也没有实现。”

目前网络上已有部分消费者表示收到了货款,也有一些尚未收到退款的消费者态度悲观。尤其散户消费者无法集结向平台维权,维权金额与成本相比并不划算,只能静静等待。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与“Owhat退款”相关的投诉单已有1067条,“虚假退款”“拖欠退款”成为消费者们的主要诉求。

2018年,Owhat创始人丁杰曾对媒体报道介绍过平台的风控流程。Owhat对粉丝会管理员的审核不仅包括个人真实资料,还有紧急联络人、担保人、家庭或工作信息等;同时还对粉丝会的经营程度、口碑各个方面进行人工审核,确保资金的透明、安全。

然而,几个月前的“朴灿烈吧”原吧主携款跑路,击碎了粉丝对Owhat平台资金安全性的信任。7月5日,北京朝阳市场监管发微博称,收到了数千个投诉在Owhat购买明星周边产品却未发货的诉求。经核查,在商户锁定交易前,Owhat已按合同约定向“朴灿烈吧”全额打款,商户负责人涉嫌挪用部分款项未向供货商支付,导致供货商拒绝发货。据统计,未到货的金额总额达到了一千多万。

(向上滑动浏览)

北京朝阳市场监管局发布声明

有消费者质疑称,作为中间平台应当要保障消费者权益,但Owhat在将钱款放给粉丝站时却没有任何监督和保障。隐忧一直存在。

而Owhat平台在商品详情页面中就试图划清责任。Owhat声明,若商品属于非自营商品,为商家预售或定制商品,资金均预先支付给商家,商家自行承担商品质量和发货义务,以及服务履行义务。“本平台不参与商品制作、销售、仓储、物流、售后环节,亦不收取任何服务费,亦无法承担资金监管或其他保证义务。”

03

粉丝经济迷茫

Owhat过去的壮大与当下的危机,恰好对应的是近几年来粉丝经济的繁盛与低潮。

官网显示,Owhat平台的运营方是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星时空”)。天眼查显示,全星时空成立于2014年6月,先后经过三轮融资。背后疑似实际控股人为百度CEO李彦宏。全星时空占比52.91%的大股东为太合音乐,百度则以38.81%的股份控股太合音乐。

天眼查显示Owhat的实际控股人疑似为百度CEO李彦宏

Owhat的创始人丁杰曾做过3年的明星公益活动相关工作。丁杰曾表示,创立Owhat有机缘巧合的因素。他在一场明星签售会中发现,卖专辑或周边都是通过歌迷会,但是歌迷会这样的组织承担着繁琐的工作,个人掌握着大量的现金。这种既不方便也不透明的过程对于卖方、歌迷会和普通粉丝而言,存在诸多风险。

丁杰嗅到了背后的商机,于是想要提供一个工具来解决这些问题,就是之后的Owhat。作为最早一批涉足偶像产业和粉丝经济的公司,Owhat经历和见证了粉丝经济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

丁杰曾有一个判断:“Owhat是没办法独立存在的,它需要依托于行业,行业发展它才能够发展。”

回首Owhat的发展历程的确如此,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偶像养成类节目热播,推动了偶像行业蓬勃发展,Owhat敏锐地抓住了时机。

《偶像练习生》红极一时

2020年Owhat平台曾发布《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指出2015至2018年Owhat平台订单总量增长2279%。几年间,粉丝经济市场规模增长迅速。2017年偶像市场总规模约为200亿元,到了2020年预计可达1000亿元。

2015-2018年Owhat订单量暴涨(图源:Owhat《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

2019年,Owhat曾宣布要转型成为明星生活方式购物分享平台。但还未等彻底转型成功,平台便陷入了外界对其经营状况的质疑。2020年下半年开始,关于平台提现慢的声音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网络上。根据企查查,从2020年11月开始,全星时空接连注销了北京艾克斯营销有限公司等4家子公司。

饭圈经济野蛮生长的大环境也开始遇冷。2021年6月起,中央网信办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重点打击包括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行为在内的5类“饭圈”乱象行为。

(向上滑动浏览)

中央网信办“清朗・‘饭圈’乱象整治行动公告

在这一轮整治行动中,包括Owhat在内的饭圈集资类APP被做下架处理。随后,Owhat平台也专门针对未成年人消费进行了限制措施。这一次,Owhat同样以“根据相关政策整改”为由停止粉丝会商户服务,但粉丝会们并不买账。

一位商户表示:“我们是完全合规的,配合他们完成了完善资料等全部要求。现在他们只是拿政策当做借口来各种搪塞我们。”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是,退款时间越长,商户因为垫付货款而造成的压力就越大,消费者们也更加不满。

Owhat平台的官网、各大社交平台官微均在正常运营中。21日晚,Owhat官微照常发布岁月静好的晚安贴:“像万花筒般,没有时间点拘束,可以漫无目的走走停停……”

仿佛置身两个世界,底下仅有的几条转发微博则在质问:“能不能赶紧给我退钱?”

编辑 | 宝珠

排版 | 贝宁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hlw/84893.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