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时间:2021-09-29来源:栏目:互联网

自拍图库取代脚本成为新宠?在剧本杀的热潮退去之前,几乎被新格式所取代,成为“新宠儿”。事实也是如此。在喧嚣舆论的追逐下,每一家新店都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今年只有北京新...

自拍图库取代脚本成为新宠?

在剧本杀的热潮退去之前,几乎被新格式所取代,成为“新宠儿”。

事实也是如此。在喧嚣舆论的追逐下,每一家新店都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今年只有北京新开了20多个自画像馆。

然而,那些进入网络名人圈的北京店主们逐渐平静下来。因为店家的书,很难匹配舆论对自拍馆的追求。

一位店主对《未来商业观察》坦言:这个行业不太行。.

经过片刻的激情,投资者发现眼前没有蓝色的海洋,只有海市蜃楼。

新风险出口。

2020年10月,27岁的吴婷带领装修团队在北京四会装修了一家密室逃脱店。逃跑店旁边一个300平方米的空间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一直想当副业。这个300平米的场地,可以开店化妆自拍。“那时候,我刚从上海回来没多久。我去过上海好几个穿衣自画像馆,感觉都不错。”吴婷说。

当时在当时,她了解的上海自拍馆,每月盈利都在4万以上。,这个模式还没有在北京铺开,整个城市只有一个自画像梳妆馆,市场是一片蓝海。

吴婷甚至想象这家店离密室逃脱店很近,两个行业可以互相引流,前景更有希望。

梳妆自画像厅是时下流行的娱乐空间。店内只提供服装和主题场景,没有美容师和摄影师。顾客需要自己化妆、摆姿势、拍照。自画像博物馆因为自由度高,私密性好,很受女性消费者的欢迎。

吴婷找到房东,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租了一个300平方米的空间,并投入60多万元进行装修。

自画像大厅共有9个场景,包括6个更衣室和9个试衣间。其中大场景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吴婷花了4万多元,专门找了中央美术学院的人来设计,极具沉浸感,非常受欢迎。

今年4月,吴婷INTO MIND自画像博物馆正式开馆,月净利润超过2万元。但吴婷并不满意,因为自己也被困在店里。

在开店之前,吴婷找了一个店主来照看店铺,并准备等着收钱。但她没想到的是,自画像化妆间的线上操作消耗了她大量的精力,旁边密室的逃生也是行动迟缓,无法抽干。

“我是个门外汉,通过开自画像博物馆学会了大众点评。所有线上操作都是我自己做的,小红书写了两篇。”吴婷抱怨道。

现在,吴婷准备要孩子了,无意打理店铺,准备把它转让出去。

与吴婷的想法不同,30岁的欧阳对改变自画像馆非常乐观。今年5月,她与两个朋友合伙投资20万元,在北京双井开设了X小姐装扮自画像博物馆。

“生意很好,每个月有两万多的利润。”欧阳说:“现在店铺是合伙人经营,一年之内就能收回成本。”

欧阳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她一直想做自己的老板。去年下半年,南方城市兴起了自画像更衣室。欧阳合伙人发现了这个趋势,就开了欧阳投资。

事实上,改变自画像大厅并不是一个新的行业。早在2012年,自画像博物馆就被引入中国,并受到消费者的短暂欢迎。然而,自画像风潮过后,自画像博物馆的人气逐渐消退。

现在,类似的趋势再次出现。与其他企业相比,自拍馆投资成本低,运营成本小,为欧阳这样想自己开店的年轻人,提供了新的出口。.

虚拟火力下的隐忧。

虽然更换自画像馆有利可图,但欧阳和吴婷也有自己的顾虑。

吴婷坦言,自画像更衣室利润稳定,但赚得少。“一年的利润不如我的改造项目多。”欧阳认为自画像馆难改,出圈难。“大部分客户是90后和网络名人群体。”。

自画像工作室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有限的生意,主要客户只有在社交平台上拍出好照片的年轻女孩。除了打造人设的社交网红,更多去自拍馆消费的普通人,也只是心血来潮。

每个周末,武田的自画像馆

2021年6月,上海团委与美国共青团联合发布的《长三角青年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百变自画像馆已成为年轻人十大新消费业态之一。客户主要是大学生和网络名人,年轻女孩的客户比例几乎达到90%。

上海有30多个公众评论注册的自画像更衣室,广州有40多个自画像更衣室。重庆的自画像梳妆馆数量甚至超过了两地之和。

在北京,自画像梳妆馆也是网络名人中的一个新兴行业:公开评论注册的自画像梳妆馆约有20家,大部分是今年5月以后注册的新店。

开了将近半年店的吴婷仍然评价“如果没有大变动,自.

拍馆恐怕很难出圈。“

这些冲入场内的玩家,似乎都知道眼前就是巨大宝藏,但中间隔着迷雾,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抵达对岸。

那些年轻创业者脸上,都是一脸茫然。

难以对标的前景

9月初,“自拍馆取代剧本杀”的论调甚嚣尘上。人们只看到了开店的火爆,却没意识到自拍馆相比剧本杀的天然局限。

在实际经营中,吴婷和欧阳发现,自拍馆的顾客少有二次消费者,取代剧本杀,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相比剧本杀,自拍馆更像是密室逃脱,最具吸引力的主题场景,一定经过精心装修布置。但就像密室一样,几乎没有消费者,会为同样的场景重复买单。

为了吸引顾客复购,欧阳打算每半年更换一次场景,而她更换场景的依据,便是时下网络最为流行的元素,“小红书流行什么元素,相应的自拍馆场景就会受欢迎。“欧阳说。

然而,对于吴婷而言,更换场景并不可取。她的自拍馆都是实景搭建,换场景就等于重新装修,成本高昂,所以吴婷只能进行服饰上的调换。

“现在自拍馆内有200多件服装,我们会尽可能在服装上做到最好。“吴婷说。

换装自拍馆更像是轻量化的网红影楼。近年来,新式摄影影楼出现在各大商业中心,圣诞节主题照片在社交平台刷屏,门店预约爆满。

对比这类庞然大物,换装自拍馆更具优势:

一方面,换装自拍馆极大地降低了人员成本,一个店长足以完成线下的化妆、整理、打扫等工作。另一方面,网红在社交平台晒图,可自然带动流量,减轻推广压力。

吴婷和欧阳的自拍馆,大都在小红书、抖音、美团推广,其中最大支出是美团,同样,超九成的客源也来自美团。

低创业门槛和低运营成本,间接降低顾客的自拍成本,相比于一张写真的价格在200元-400元不等的海马体和天真蓝,低价格、赶潮流的换装自拍馆,显然更受年轻人欢迎。

不过,二者的困境也是相似。精心打扮妆容、布置场景,固然有拍照的仪式感,但仪式感并非请客吃饭,“花钱拍照”始终都是一个低频的消费行为。

如果没有足够多的消费者补充进来,随着自拍馆的增多,行业将加快进入内卷阶段,闭店潮随时到来。毕竟,手里的资金能撑过多少对手,谁也无法预测。

同样没人能预料,下一个快速走红、快速落幕的网红赛道,又将在哪里出现。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hlw/84342.html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