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中国财经峰会是个什么类型的峰会?

时间:2021-09-08来源:栏目:互联网

中国财经峰会设立于2012年,是集国内众多财经及大众媒体之力打造的一项大型活动品牌。 第五届中国财经峰会于2016年7月21日-22日举行,本次峰会主题是“中国质变:新挑战,新机遇”,重点关注经济新常态下...

中国财经峰会设立于2012年,是集国内众多财经及大众媒体之力打造的一项大型活动品牌。

第五届中国财经峰会于2016年7月21日-22日举行,本次峰会主题是“中国质变:新挑战,新机遇”,重点关注经济新常态下的企业(企业家)群体,探寻TA们的创新探索与成长路径。

中国电信、中国建设银行等500强公司都有参与,共有近千个。目前较火的机器人行业有家叫SLAMTEC思岚科技的,专注激光雷达和机器人定位导航解决方案的科技公司,在业内影响力颇大,此次也获得了第五届中国财经峰会“2016年企业创新典范奖”。

因为中国不是发达国家啊!~

     八国集团首脑会议是由西方七国首脑会议演变而来。1975年11月,法国、美国、德国、日本、英国和意大利六国领导人在法国的倡议下在巴黎郊外的朗布依埃举行了首次最高级经济会议,以协调各国政策,重振西方经济。

1976年六国领导人举行第二次会议时,加拿大应邀与会,形成七国集团,也被称为“西方七国首脑会议”。
  此后,西方七国首脑会议每年轮流在各成员国召开一次。从1977年起,欧洲共同体(后改名为欧洲联盟)委员会主席亦应邀与会。

  1991年7月,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在伦敦举行。时任英国首相的梅杰作为东道主邀请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峰会后同七国首脑举行会谈,即“7+1”会谈。
  1992年7月,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在德国慕尼黑结束后,七国领导人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举行了会谈。从此,每年的正式会议后,俄罗斯领导人都要参加“7+1”会谈,且参与程度逐步提升,1994年俄罗斯获准参加政治问题的讨论。

  1997年在美国丹佛举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上,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应邀以正式与会者的身份“自始至终”参加会议,并首次与七国首脑以八国集团首脑会议的名义共同发表“最后公报”。
  自此,西方七国首脑会议演化为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八国集团格局形成。

  1998年5月,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在英国伯明翰举行。这次会议完成了七国集团向八国集团的转变。俄罗斯成为八国集团的完全成员国,参与八国集团的所有讨论。但是,七国集团仍然客观地存在着。
  

  2002年6月,在加拿大举行的八国集团首脑会议上,俄罗斯被接纳为八国集团的正式成员。八国领导人在此次会议上就继续打击恐怖主义、中东局势、世界经济形势、援助非洲等问题达成共识。

  近两年来,八国集团首脑会议除讨论有关国际政治、经济问题外,气候、环境保护等也成为会议的议题。
  

   八国集团从1975年成立至今,对中国的态度可谓跌宕起伏。起初,由于东西方的尖锐对立,中国一直被视为敌对方。这种状况持续到1987年威尼斯峰会才有所改观,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开始受到关注。特别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使八国集团目睹了中国对世界金融稳定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深刻意识到八国自身的利益和中国的利益在某些重要方面的可兼容性,从此对中国的态度颇为友好。
  

  不难看出,当政治因素上升时,排斥中国的声音就会占上风;而当经济因素上升时,维护和追求八国经济利益的重要性又会让他们迫不及待地希望中国尽早加入。

  不过,在如何发展与中国关系的问题上,八国集团内部尚未达成一致意见,主要有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仍然对中国有排他性,认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政体价值观是八国的共同财富,而中国不能遵循西方民主和自由市场的游戏规则。美国正是持这种观点的典型代表。

  早在《大棋局》一书中,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就阐述过中国加入八国集团的重要性,美国财政部一位高级官员也在4月底举行的七国集团财长及中央银行高层会议后表示七国集团希望接纳中国。
  但布什政府考虑更多的还是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以及人权等方面中国尚未“达标”。此外,在经济方面,人民币的不可兑换以及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质疑,也让美国无法接受中国。

  “总体来看,美国对中国还是存有戒心。”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在中国是否加入八国问题上,美国一直比较消极,自然不会在它作东道主的峰会上邀请中国。
  ”

  第二种观点则坚持中国应该加入八国集团,认为把经济崛起中的中国排除在外的八国集团,其合法性、代表性和有效性将会受到质疑和批评,在今后的发展道路上也难有作为。法国和德国正是这种观点的积极倡导者。

  法国总统希拉克曾以个人的名义表示希望中国加入八国集团,并在去年成功邀请到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会。
  1999年,八国峰会东道主德国总理施罗德曾对中国热情相邀,甚至公开表示应吸收中国加入八国集团。

  目前被普遍认同的折衷方案还是第三种观点,既让中国成为八国集团的重要联系国。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经济大国在世界经济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已不容忽视,但由于在短期内还无法成为八国集团的完全成员,所以可以成为享有部分权利的重要联系国。
  这样就能保证八国集团的利益最大化、代价最小化。

中国加入的时机不成熟

  去年11月在海南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表示,不论从经济总量、技术条件还是人口因素考虑,中国与八国集团中的任何一国相比都不逊色。

  在施瓦布看来,能把人类送上太空的中国已具备了加入“八国集团”的条件。
  然而,中国并没有因为类似的赞誉而自我膨胀。“加入八国集团是迟早的事,但目前时机并不成熟,这需要一个长期博弈的过程。”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室副主任王义桅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实际上,中国加入八国集团还存在内外两方面的障碍。外部障碍来自于八国集团内部对中国政治标准以及市场经济程度的不同看法。
  俄罗斯就是典型的前车之鉴。经历了多年漫长的努力后,俄罗斯终于在2002年成为这个象征身份的富人俱乐部的正式成员,但这并不能改变它不能参加八国会议中至关重要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命运。

  4月14日,俄罗斯国有天然气公司接管了该国惟一不受国家控制的媒体俄罗斯独立电视台。
  美国等国家认为,俄总统普京严重干涉了俄罗斯的新闻自由权利,要求中止俄罗斯参加八国工业集团的权利。“七国集团吸纳俄罗斯有一种奖励色彩。”阮宗泽说,“俄罗斯这些年来在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方面还是让西方大国比较满意的。但奖励俄罗斯加入后,这些大国还是继续给俄罗斯施压,迫使其加快西方式民主进程和内部市场开放。
  如果有一点违背民主进程的行为,就会受到打压。说到底,俄罗斯只是八国集团中的‘二等公民‘。”

  中国目前的内部障碍则主要来自于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王义桅说,“发展中国家身份是我们最大的外交资源。一下子脱掉这个帽子,不仅无法享受世行对发展中国家贷款的优惠待遇,在政治上也失去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支持。
  ”

  他强调,“八国集团的全称是‘西方工业化民主国家集团’。如果中国加入其中,从某种程度上讲,就等于认可了这种民主体制。这会让中国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由此可见,中国目前对八国集团采取既有联系又保持距离的态度,不仅可以保证中国的相对独立性,也不会在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上被边缘化。
  

霉国怕我们中国强大起来.所以不敢邀请中国

八国集团是世界最富裕的8个国家组成的,当然没中国

1.本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用户自主整合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2.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删除;

3.本文地址:https://jiatu888.com/hlw/83333.html

啥子 峰会 中国

最新文章

网站介绍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贵司(个人)版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Copyright@2018-2021 www.jiatu888.com 嘉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1635号 网站地图 tag列表

嘉图网